校友工作
首页 >> 校友工作 >> 校友风采 >> 正文

吴瑞峰:老师们的教诲让我受益匪浅

2013-12-26  点击:[]

吴瑞峰:老师们的教诲让我受益匪浅

周天鹰

记者:请先谈谈您从青岛大学毕业后的工作经历吧。

吴瑞峰:我1993年考入青岛大学,入校的时候拿的还是山东纺织工学院的入学通知书,毕业时拿到的就是合并后的新青岛大学的毕业证书了。

毕业时我考取了青岛市政府公务员,到了青岛市政府驻北京办事处工作,在那里工作了8年。后来有机会调到商务部新成立的商务部投资促进事务局工作,在那又工作了6年。2010年的时候,自己想从职业发展的角度再换一个环境,于是离开比较熟悉的政府部门,加入到一家美国独资的投资公司——嘉吉投资(中国)有限公司,目前主要从事投资领域的政府事务协调工作。

记者:从传统的观念看,当时您是端着“金饭碗”的国家公务员,后来却舍弃了这个“金饭碗”,开始了另一段充满未知的职业生涯。当时是怎么想的?

吴瑞峰:其实我并没有很长远的规划。刚到青岛市政府驻京办工作的时候的确是开阔了视野,但随着在北京呆的时间久了,发现需要读书,需要换一个环境,需要去接触一些专业的东西。于是就去读了MBA专业的研究生。毕业后就想,如果在原来的工作岗位上有所发展的话有两种可能:一是继续留在青岛市政府驻京办,二是调回青岛。可那时候已经在北京成家而且有了孩子,调回青岛的话就面临家庭方面的困难。这时候,商务部新成立了一个机构——投资促进事务局,而我研究生毕业论文的方向正好与此相关,于是觉得这是一个机会,后来就调到商务部投资促进事务局。

在这个过程中当然也放弃了一些东西,比如公务员的身份。当时做这个决定的时候也是很犹豫的,毕竟这是所谓的“铁饭碗”嘛。

可是在北京接触了很多人、很多事,对“铁饭碗”的理解也慢慢改变,我觉得能力的发展以及你是不是对社会有贡献,才是“铁饭碗”的本质。如果你的能力达不到一定层面,即使你在一个很好的工作单位,也不一定会有很好的发展。就是基于这样一种很简单的想法,觉得还是要更多地丰富自己的阅历,丰富自己的经验。而商务部新成立的这个机构平台很好,对当时的我有很大的诱惑。这是我职业的第一次转折。

记者:您的第一次工作转变从政府机关到了事业单位;后来又有了第二次转变,从事业单位到了企业。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做出这样的选择,也不是每一个渴望转变的人都能够成功。你是如何适应这些转变的?

吴瑞峰:我在第一个单位工作了8年,又读了研究生,学会了沟通协调,学会了与人相处;在第二个单位工作了6年,更多的是学了一些专业的知识,比如外商在华投资的法律法规政策体系。这一经历对我第三个单位的选择非常重要。

在这三次工作角色的转变中,我认为以下几个因素很重要。一是个人综合素质,二是知识储备,三是具体的能力,比如协调、沟通、组织、与人交往等。这些都是基本的,在这些方面要有自己的思考和准则,形成自己的风格,这种风格对建立信任关系非常重要。再就是文字能力等。当你具备这些能力后再面临选择的时候,你会发现游刃有余。

记者:您在母校时的学习生活在哪些方面塑造了您的能力?

吴瑞峰:大学给你的是一个环境,老师给你的是引导,至于你在这个环境里吸取多少营养、培养多少能力,要看你如何利用环境和老师的引导去发展自己。大学开放的教育方式不同于中学,大学更多的是引导。我很感激青岛大学的这种教育氛围,当时除了日常的课程以外,我阅读了大量的书,记得读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,如消费心理学、教育心理学、营销心理学、社会心理学、管理心理学等等。再加上开设的专业课程,如管理学、营销学以及计算机方面的课程等等。虽然这些专业的技能在后来的工作中用得较少,但是它们对建立自己的知识框架、价值体系、逻辑判断能力等,还是有非常大的帮助的。

我当时身兼学生会和社团的工作,这让我在协调、沟通和组织能力方面得到了很多锻炼。记得刚入校参加系学生会招聘时准备了5分钟的演说稿,可只讲了三句就脸红了,接着大脑一片空白。经过几年的锻炼,毕业的时候,我可以在公务员面试时面对十几位考官流畅表达自己的观点,最终以第一的成绩入选。

还有就是在承担学生会工作的过程中,锻炼了自己统筹兼顾的能力。那时候经常在同一时间段要应对多个事情,有班级的、学生会的,也有社团的等等。这种锻炼使我在同时面临几项工作任务时不至于手忙脚乱。

记者:大学里对您影响比较大的老师有哪些?

吴瑞峰:四年的时间,给我影响很大的老师太多了。一是当时的管理系朱春江老师。他对学生要求很严,但也很公平。在我毕业前夕,他专门叮嘱我说,年轻人容易冲动,将来不论干什么工作,要记得“夹着尾巴做人”。我的理解是要低调、谦虚,做事不能太张扬。朱老师的叮嘱对我的影响很大,这么多年从没有忘记。大学时,我是个风风火火的学生,朱老师可能看到了我的这一面,而在毕业前专门敲打了几句。

另一位是辅导员魏强老师。记得魏老师在指导我们做学生会工作的时候说过一句话:做事情过度追求极致,往往会失去高度。我的理解是,关注细节是必须的,但过度追求细节,可能会失去宏观层面的把控、失去对全局的考虑。这对我也影响很大,尤其是在商务部工作的那几年。在商务部工作时,会参与一些大型活动的策划,如果开始就一头扎到执行层面的细节中去,全局方面你投入的时间和精力就必然减少,最终的结果会影响活动的策划的高度。

还有一位老师是当时的校团委书记刘慧晏老师。因为我当时担任系学生会主席,跟刘老师的接触比较多。也是在毕业前夕,我去找刘老师聊天,他最后给我四个字的忠告:韬光养晦。这跟朱老师的“夹着尾巴做人”有相同的内涵。老师们的叮嘱,对我的帮助尤其大,让我在工作中避免犯错误、走弯路。

为什么对母校一直有这么深的感情?就是因为我碰到了那么多的好老师。老师们不仅教授给我知识,更多的是他们的为人处事风格在十多年里一直影响着我。

期待能有机会再回母校,看望老师,跟老师交流。

吴瑞峰,男,1974年8月生,山东安丘人。1997年毕业于青岛大学国际商学院国际企业管理专业。现为嘉吉投资(中国)有限公司政府事务与业务发展总监。

上一条:李鹏:母校永远是我灵魂的故乡

关闭

地址:山东省青岛市崂山区科大支路62号金家岭校区办公楼     电话: 0532-85953587


 

版权所有 2016 青岛大学商学院